许多时候,我们总是习惯性地否认了生活。认为它辜负了自己,觉得生活很苦,爱情很苦,活着是负罪。内心便更觉得苦痛了。假如:你觉得自己很卑微,渐渐地你真的卑微了;假如:你觉得自己很哀怨,渐渐地你真的无可救药地成了怨妇;假如:你觉得自己很可怜不能被人懂得,渐渐地你真的成了这世界的可怜人。

点我下单

猜你喜欢